AWS:

Amazon Web Services 提供了一整套基础设施和应用程序服务,使您几乎能够在云中运行一切应用程序:从企业应用程序和大数据项目,到社交游戏和移动应用程序。
计算类:
EC2:弹性云计算:特色之Elastic IP Addresses(弹性IP地址) – 弹性IP地址是为动态云计算设计的静态IP地址。一个弹性IP地址是和你的账户相关,而不是和你的一个特定实例相关。不像传统的静态IP地址,弹性IP地址可以通过重新匹配你的共有IP地址到你账户任意的实例,从而让你可以忽略实例或者可用区域的错误。连接本质上是通过NAT1:1的匹配每个Elastic IP和Private IP。
Elastic MapReduce:EMR采用运行在亚马逊EC2和S3的托管Hadoop框架上。以立即获得满足需要的计算能力,例如网页索引、数据挖掘等数据密集型任务,轻松、经济地处理海量数据,不用担心对Hadoop集群耗时的设置、管理或调优。
AS(Auto Scaling)自动伸缩服务:允许用户根据需要控制亚马逊EC2自动扩大或减小计算能力。用户利用AS可以无缝地增加EC2的实例数量,以保证使用高峰期的性能,也可以在需求停滞时自动减少以降低成本。AS特别适合那些需求按小时、天或周规律变化的应用程序。AS由亚马逊CloudWatch控制,并且用户不必支付CloudWatch以外的其他服务费用。
ELB (Elastic Load Balancing)弹性负载平衡:自动将入口流量分配到多个亚马逊EC2实例上。弹性负载平衡在实例池中不断检测不正常的实例,并自动引导路由流量到正常的实例上,直到不正常的实例恢复正常。客户可以在单一的数据中心进行负载平衡,更可以在跨中心的应用上获得相同的功能。兼容IPv6,数据来自于CloudWatch
部署&管理类:
  
ACW (Amazon CloudWatch)云监控服务:监控亚马逊自身提供的云资源以及在云上运行的应用程序。提供可视化监测,并且可以利用API调用进一步处理监控的数据。
网络类:
  
R53(Amazon Route 53)亚马逊53号路由:Domain Name System web service(网络域名服务)。提供从基础设施(EC2实例,ELB,或者S3)到IP地址的映射。
VPC (Virtual Private Cloud)虚拟私有云:在亚马逊公有云之上创建一个私有的,隔离的云。可以像在自己的数据中心一样定义VPC的拓扑结构。可以和公司现有的数据中心互通。可以利用NAT使得子网不暴漏内网IP,公用一个IP地址与外界通讯。通过NAT设置访问控制,保护数据安全性。
存储类:
S3 (Simple Storage Service) 简单存储服务:亚马逊简单存储服务(S3)是一种网络存储服务。其目的是使可伸缩的网络计算更易于开发。
EBS (Elastic Block Store)弹性数据块存储:EBS卷是独立于实例的存储,可作为一个设备动态连接到运行着的亚马逊EC2实例上。EBS特别适合于单独需要一个数据库、文件系统、或访问原始块存储的应用程序。
应用服务类:
SQS (Simple Queue Service)简单消息队列服务:提供消息存储队列,使消息可以在计算机之间传递,在执行不同任务的分布式应用组件之间轻松的转移数据,既不会丢失信息,也不要求每个组件都保持可用。SQS可以与亚马逊EC2和其他AWS的基础设施网络服务紧密结合在一起,方便地建立自动化的工作流程。SQS以网络服务的形式运行,对外发布一个web消息框架。Internet中任何计算机都可以添加或阅读消息,而不必安装任何软件或配置特殊的防火墙。使用SQS的应用组件可以独立运行,不需要在同一网络中使用相同的技术开发,也不必在同一时间运行。
  
SNS (Simple Notification Service)简单通知服务:在云中安装、处理或发送通知。它为开发人员提供了一种从应用程序发布消息,并立即传送给订阅者或其他应用程序的能力,用于创建通知某应用程序(或客户)某方面的主题。客户订阅这些主题,并使用客户选定的通信协议(例如,HTTP,电子邮件等)发布消息。亚马逊SNS的潜在用途包括监控,工作流系统,时间敏感的信息更新,移动应用等等。
数据库类:
SDB (Amazon SimpleDB)简单数据库:非关系型数据存储服务
RDS (Relational Database Service)关系型数据库服务
支付类:
FPS (Flexible Payments Service)灵活支付服务
  
ADP (Amazon DevPay)亚马逊支付设计
内容交付类:
CloudFront 云前:整合亚马逊其他云服务产品,完成高效快速的分布式内容交互。
人工服务类:
AMT (Amazon Mechanical Turk)机械的土耳其人:“机械的土耳其人”一词来源:这个名字源自于臭名远扬的能下象棋的“自动装置”,它是匈牙利男爵沃尔夫冈·冯·肯佩伦(Wolfgang Von Kempelen)1770年建造的。这个木制机器外形像一个坐在大机箱前的土耳其魔法师,它能自动而快速地下象棋,用复杂的齿轮和杠杆系统来移动棋子。在维也纳皇宫的首次表演中,它就迅速击败了对手Cobenzl伯爵,让在场的皇室成员看得十分高兴。从此关于这个惊人聪明的机器人迅速闻名于世,于是肯佩伦带着它在欧洲各地表演,击败了一系列著名的挑战者,包括拿破仑和本杰明·富兰克林。直到几年之后,这个骗局才被揭穿。原来机箱里藏了一名象棋大师,他用一个磁铁系统来跟踪对手的举动并移动自己的棋子,这个人实际是在模拟一种人工智能
虽然计算技术不断发展,但仍有很多事情人类做的比计算机更有效,比如确定照片或视频中的对象,执行重复数据的删除,抄录音频资料或研究数据的细节。一般来说,完成这样的任务通常需要雇用大量临时工人(这是耗时、昂贵和难以企及的),或者干脆没法完成。
亚马逊机械的土耳其人(AMT)完成的是一种类似模拟人工智能的业务,它把人“藏”在一个软件程序中,用他们执行电脑不太善于完成的任务。例如假设程序员在写一个应用软件程序,其中有一个步骤是识别数字照片中的建筑物——这个任务会让电脑为难,但由人去做却很容易。这位程序员在用AMT服务时,可以编写几行简单的源代码,从而获取必要的情报。在该程序运行到某个指定时刻,在亚马逊公司的Turk网站上会自动贴出一个关于“由人执行任务”的要求,而人们会争着完成这项任务,以换取程序员设定的报酬。依据亚马逊公司在其网站上的解释,AMT表明人与电脑之间不寻常的颠倒关系:“当我们想到人与电脑的接口时,我们通常认为人是提出要完成的任务的一方,而电脑是完成运算任务并提供结果的一方。假使这个过程倒过来,由电脑程序要求人完成这个任务并返回结果,那又会如何呢?Mechanical Turk就是这么做的,它把人的行为和判断变成了软件程序中的功能。不是电脑为我们工作,而是我们为电脑工作。"